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网站中心

热门点击:互博国际

联系人:郭先生
电 话:0534-8942568
手 机:18305343512
邮箱:12123a@126.com
地 址:河南七西工业园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互博国际 > 从不敢占用你那宝贵的时间

从不敢占用你那宝贵的时间

忙了好久,昨天偶尔到地里,砍回来几株花菜,还挖了一框红地瓜回家,秀儿高兴地说:“这地瓜不错,即纱又甜,咱们吃不了,你拿一些去
  
  给阿牛家吧,”我想也是,这一段忙,很少走动,于是找出一个塑料袋子,装上十来斤地瓜,正要走出门口,秀儿又说:“花菜也带一朵去,没有
  
  阿牛的鸭粪,你的花菜会长的这么好?”我接过秀儿递来的花菜,放进自行车把的篮子,又把红地瓜夹在后座,向阿牛家驶去。
  
  阿牛是我穿开裆裤时起的玩伴,别看他叫阿牛,其实对牛、鸡、鸭都在行,是蓄养鸡鸭的高手。
  
  阿牛祖上就是养鸭的专业户,六十年代,阿牛的父亲为了一家人的生计,养鸭又卖蛋,结果被认定是走资本主义道路,被批斗管制很久。阿牛从小
  
  虽然没有跟随父亲养鸭,但也许是身上就有这养鸡鸭的细胞,改革开放一开始,父子俩就重操旧业:养五六头牛,又养鸡鸭!这些年下来,还真的
  
  做出业绩,如今父亲去世,阿牛自己也赚够啦,不想再劳累,没大批喂养,只是在田头盖两个小茅厂,一个圈鸡,一个绑牛。
  
  我来到阿牛的家,阿牛的老婆三弦笑着为我倒上一杯香茶,说:“‘岩咕’跑啦,阿牛去找。”我一听莫名其妙,‘岩咕’不是六十年代当主任,
  
  现在老啦,咋要跑?犯啥罪?“为啥要阿牛去找,?阿牛不是亲戚,又不是干部!”三弦“哈哈”大笑起来:“不是那当主任的‘岩咕’,是我家
  
  的一头公牛跑啦,阿牛已经找两天,还没找到呢。”我还是一头雾水,我说:“即如此,现在咋办,要我去帮忙找吗?”三弦说:“等阿牛回来再
  
  说吧。你在这里喝茶,阿牛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
  
  有一袋烟的功夫,阿牛真的到家,只见他头戴一顶发黄的帽子,身上还粘来几片干竹叶,高统鞋上沾满黄泥巴,衣服被露水打湿不少,一看就知道
  
  是钻竹林出来的人。我站起来急切地问:“牛找到了吗?”阿牛找块破布,在拍打身上的污秽,口中骂道:“这个死‘岩咕’,坏透啦,今年已经
  
  逃跑三次,等我有空杀了它!”三弦为丈夫端来洗脸水,放在脸盆架上,说:“说的好听,你啥得杀‘岩咕’,你不是说它体型好,留下配种的吗
  
  ?要杀它早就杀啦。”阿牛笑起来:“也是啊,你看那‘岩咕’的身架比一般的牛高大,两个犄角弧型好宽,角尖锋利,是个打斗的好手,有它在
  
  ,草场没人敢来竞争。这样的体型拿去卖,行家多出几百元钱不在话下。”我惊奇地问:“牛为啥取名‘岩咕’?”阿牛一本正经地说:“这些牛
  
  不都是集体转让来的吗?那时我几个放牛娃为了辨认,按照牛的特性,就把所有的牛都号个名,‘岩咕’你是知道的,人高马大,论打架没人敢与他
  
  较量,可做事情却很平常;这头牛也是,吃草、打架厉害,做事情懒得很,尽是狡猾,没拉几分地就气喘吁吁,躺下不走。我们就把他号着‘岩咕
  
  ’。”阿牛喝口茶,稍停片刻又说:“我还有‘彩姬’‘狗腩’‘小芋仔’呢。”我好奇地问:“‘彩姬’不是以前供销社售货员?”阿牛说:“
  
  对呀,那时买烟要票,买糖要票,连肥皂、火柴也要票,看着柜台摆设,就是买不到,她长的很漂亮,站在柜台里,经常与帅哥嘻嘻哈哈,对我们
  
  农民不消一顾;我们就对她很火;这头牛不生小牛,可经常发情,我们几个放牛娃觉得用它比着‘彩姬’过瘾,于是就这么习惯地叫起来。”我“
  
  哈哈”大笑:“你们这些牛娃还真缺德,这是对人侮辱啊。那‘狗腩’呢?”阿牛没有笑,洗完脸,把毛巾挂在竹竿上,坐在我身边,给我点燃一
  
  支烟:“村头老井边,不是住着‘狗腩’吗?六七十年代运动时,经常批斗人,狗腩啥人都打,打人成性,大家恼怒非常,如今要不是老啦,我都
  
  想揍他;这头牛拉犁不用力,我们就用长长的鞭子抽他,把他号着‘狗腩’,抽打‘狗腩’,心里觉得爽快。”我刚要吞下一口热茶,一听这些放
  
  牛娃的故事,忍俊不止,刚要吞进肚子的茶水直接喷出来。
  
  我忍住大笑,镇静地问阿牛:“赶紧吃饭,我与你一起去找‘岩咕’,一头牛几千元啊。”阿牛不紧不慢地说:“你去啥?你会找的到?”我说:
  
  “那怎办?像抓逃犯,地毯式地圈过去,多一个人面积总更大一些呀,咱们这里是三县交接,翻过山岗那就是百里无人烟,逃到茫茫林海去咋办?
  
  ”阿牛漫不经心地说:“没你想的这么可怕,你不懂,别看它打架厉害,牛也胆小,不敢走远的,它知道要犁地啦,它就偷懒,在隐秘的芦苇中躲
  
  几天,今天没出来,明天一定会出来的。”我将信将疑,我说:“你不担心?”阿牛说:“担心啥?最多就是让它偷懒这几天。等它出来,我狠狠
  
  揍它一顿!”
  
  既然不用担心‘岩咕’,我就对阿牛说准备种马铃薯要犁地,我向他要一头牛用半天。阿牛说:“今天我没空,明天行吗,明天我牛来人也来,”
  
  我说:“你是大忙人,时间就是金钱啊,不敢占用你的时间,这样吧,我不是犁田好手,给我一头温顺老实的牛,让它慢慢走好吗?”阿牛没有犹
  
  豫说:“本来‘岩咕’最好,慢慢走,不急,可没回来,‘彩姬’好像怀孕,不想让它劳累,‘小芋仔’太年轻,你驾驭不了,那就把‘狗腩’赶
  
  去,你帮我多抽它几下,就在炉坪苦珠树下。你自己去牵,”
  
  我的地也在炉坪,正好同路,我兴奋地抗着一把锄头,来到炉坪苦珠树下,这里居然好几家的牛都放在这里,总共有十几头,我看每一头都一样,
  
  我懵啦,哪一头是‘狗腩’?我只好挂电话问阿牛:“每一头都一样,咋辨认?”今天是圩日,阿牛正在卖蛋,阿牛说:“‘狗腩’头大,尾巴短
  
  ,毛色微黄。”我走过来找过去,每头牛都差不多,还是分不清,我又向阿牛挂电话,阿牛正在销售中,不耐烦地说:“笨死笨死!随便牵一头都
  
  行。”既然如此,我就试着看那头老实一些,寻找半天,结果没有一头牛能接近。还没走到它身边,它就转身用犄角对着我,一会阿牛挂来电话:
  
  “还没找到吧?别找啦,你回来,下午我去为你犁。”

  • 相关新闻
下一篇:没有了

地址: 河南千利电子有限有限公司 邮编: 联系人:李先生 电话:0534-8941231 手机:123135435453
版权所有 © 2011-2017 河南千利电子有限有限公司 网站优化:互博国际手机客户端8.0